msgbartop
用铅笔写日记,记录那最原始的美丽
msgbarbottom

随笔,在10月底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写点东西了,不是不想写,没时间写,而是感觉自己这段时间总是沉不下心来。写个人日志特别讲究这个,没有心境,怎么都无法开始。

我想我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今天已经是10月份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就是一个新的月份了。

为了不至于让我的日志归档少了10月这一月份,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写点什么。

哪怕是预告点明天上海市的天气,那也有价值的多。

老实说,从我的博客开站至今,还没有出现过日志月份断档的情况(除了那次数据库灾难事件外),这也我所不能容许的。

我的上一篇日志是写在2012年的9月18号,我记得很清楚。距今已经一月有余了。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真可以说是丰富多彩,五花八门。我不知道这么形容是否恰当,反正就是很多、很杂、很充实就对了,当然,更多的是不顺利,是倒霉。

由于时间久远,我无法一一记起和讲起。

就从国庆开始说吧,回家,回老家。本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可是后来证明并不是这样。

我是10月1号的前一天的凌晨,搭了我姨夫的车回去的。夜里3点多我们就出发了,路上不是很堵。我们之前预测的交通大拥堵并没有出现,只是在东台的时候小堵了一个小时,之后便再没什么了。

一路很顺利,到淮安,也就上午8点多。

回去之后我就发现我带回来手机充电器的适配器不能用,以至于我的平板在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处于电量低的状态。

好在我的另一部手机,独立出来专门打电话的手机—Nokia Asha Touch 305,它的非智能机的优势体现出来了。

超强的待机能力让我在这样的困境中没有漏接一个电话。

这是电话,再说摩托车。

到家的当天,我就开始捣鼓我的摩托车,因为我的好朋友老刘的婚礼将在明天,也就是10月1号当天举行。我得去,当然是骑摩托车,所以我必须搞好它。

遗憾的是,摩托车坏了,修了我150块,还加了我30块钱的油。

就这样,本来此次回来钱就不多的我开始了我的挥霍之旅。

当天,我还跑了一趟市里,帮老刘买了一张淮安到南宁的火车票,票价是2百多吧。说好出席婚礼的时候顺便带给他,老刘好像是帮他舅舅买的。

遗憾的是,这张票我也买错了,上客站居然是南京!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不知道是我没说清楚,还是买票的阿姨耳朵不太好使。

这还没完,我的小学同学聚会也黄了。倒不是说没聚成,只是我本来满心欢喜打算再续前缘的漂亮女同学告诉我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当时就心碎了。

这尼玛不能这么玩人啊!

假期后面的几天就每天和老朋友、老同学吃饭、喝酒,很是尽兴。

再后来就是我表哥家的儿子满月,由于我父母都没回来,我就出面了,礼份子又花了我¥500.00。

前前后后加在一起,花了我1千多。带的现金不够,后面直接信用卡取现了。

对于手头不宽裕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噩耗。

套用《红楼梦》里林黛玉的话,“早知如此,我就不来了”。

我是在10月6号的下午从淮安出发,晚上10点多到的上海。和来的时候一样,一路上也没怎么堵车。

我天真的以为我的霉运到这就快终结了。可是我错了。

我到上海没几天的功夫,自行车跟别人撞了,跟了我5、6年的笔记本的主板烧坏了(当然,我也有责任,主要责任在我)。

主板已经宣告死刑了,没法修,只能换了。四处询价,一开始是1千多,后来是5百多。等我咬牙确定下来换的时候,无意发现淘宝上也有二手主板买,只要2百多。

可是那时已经晚了,人家已经换好了。就这样,我又被无良的JS坑了一笔钱。

对于手头不富裕的我来说,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不仅如此,这时候,我的几个关系不错的小学同学组团来看我,我又出了点血。

在那个只有出没有进的阶段,我算是彻底的想死了。期间虽然收到了上家离职公司发来的9月份部分天数的工资,不过还是入不敷出,杯水车薪。

我是第一次的深刻的认识到人民币的重要性,开始疯狂的投递简历,找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我开始投递手机开发、网管、硬件工程师、运维工程师,就连我发誓不再碰的WEB开发我都投了一点。

然而,老天似乎并不太眷顾我。我的可怜遭遇并没有让我的求职过程顺利多少,相反的是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起色。

要么就是岗位太坑爹,什么做六休一、什么值夜班,薪水奇低。要么就是面完试就杳无音讯,石沉大海了。

难得有几次去复试,还被无情的BS了一番。

我真的想问,难道不靠别人的推荐/介绍,我就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工作了?

我真的想对天大吼一声,WCNMLGB!

期间也有一些和我年龄相仿的面试官,给了我一些忠告,比如在职场中稳重一点、成熟一点,在简历上不要太个性化、太特立独行,说这容易被HR cancelled,等等。

我只想说一句,f*ck.

我想我是不会改变我自己的,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些自己的东西,而且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就这样。

此外,我还想再谈谈天气。因为这段时间的天气着实让我有点受不了,阴天、下雨,这些我很不喜欢。

而且严重的影响了我和我的几个朋友计划的骑车去九龙山的计划。

不过从今天来看,应该会是个好兆头,终于看见久违的阳光了。

最后我还想再说点别的什么,比如我的笔记本,换了主板的笔记本,安装了最新发布的Ubuntu 12.10 系统,目前感觉良好。

还有,我的博客。我昨天清理了一下友链里的无效链接,还修复了"关于博主"页面里的一个死链,还加了一些新的内容。再有就是,侧边栏的“访客统计”功能恢复正常了,在此感谢 Clicki.cn.

大体就是这些。最后祝各位万圣节(如果你们过的话)快乐!

写在九一八事件81周年的当天深夜

前言:
刚看完2012年欧冠小组赛第一轮,皇马对曼城的比赛,CCAV5的解说,不得不说,真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特别是比赛的最后几分钟,简直就像电视剧的剧情一样。

看完比赛的我,毫无疑问,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有睡意了。我得承认,我不太擅长熬夜。考虑到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认真的坐下来,总结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人和事了。所以,便写下了这篇日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已经接近快1个月没有更新我的博客了。这确实有点离谱,也有点长。不过我还是要说,这还是有原因的。同时,我也相信,这和我个人的懒惰也不无关系,我一直都是一个懒惰的人。

正文:
这篇日志的标题叫做《写在九一八事件81周年的当天深夜》,而我并不想在这里过多的提及“九一八事件”以及最近很火的中日关系话题,我主要的还是想围绕着我个人的生活简单谈谈。起这样的一种标题,完全是因为我一时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了。

好了,下面开始回忆,过去的一个月。

说实话,时隔这么远,我真的是难以记起一个月前,也就是上个月中旬发生的事情了。我唯一还能记得起来就是从9月初到现在了。看来日志这种东西,还是得越早写越好。

对于过去的整个8月份,我只能用“离职”二字概括。是的,我又离职了。这是我早就计划好的,在那个坑爹的公司待满一个月,然后结完薪水和它再见。

然而,离职的过程也并不是那么顺利。从我在8月底将离职打算告诉老板到我正式签字离职,居然一直拖到了9月初。

我是在9月10号,最后一次去公司的,第二天便是9.11,这我记得很清楚。也就是那天,办完了所有的离职手续。同样是那天,领到了上个月的薪水。

不得不说是雪中送炭。具体数额不方便透露,唯一有点印象的是,我拿那些钱还了信用卡后,就不剩什么了。

不只是我,所有的人/同事的工资都在那天到帐了,在职的,不在职的,都到了。我记得第二天大家,也就是我们一道进公司的第一批员工,还组织了聚餐,时间就在工资下来的第二天的晚上。

如果不是那天忙于研究我的手机,我肯定也会去的。刷机这种事情,需要点时间和耐心,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首先是清空了我手机的所有数据,而后刷了三星官方推送的奥地利地区的Android 4.0.4的OTA包,不过失败了。

之后,没办法,我又刷回了我之前用的三星国行Android 3.2 的包,最后又刷了XDA上提供的适用于Galaxy Tab Plus 的CyanogenMod 10的包。

从那以后,我的手机才恢复正常。

事情就从我离职后开始说起吧,之前的事情实在是记不得了。

不过我在LGM的那段日子我倒是印象很深,我估计那将会是我记忆中难以磨灭的一段回忆。我是这样的想得,如果将来有空的话,我会把它完完全全的记录下来,标题就叫《我在LGM当网管的那段日子》。我想这必定是个不错的主意~

离职后的那段日子,我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一直在感冒。可能与上海最近的气温陡降有一定的关系。

于是,我便一直处于“感冒—康复—再感冒—再康复”,如此反复的恶性循环中。基本上就是宅在家里了,从未出过门,除了每天晚上去父母那边吃晚饭外。

在家里,也基本就是吃药,睡觉了。电脑也很少开机,电视机更是很少打开。更多的时候都是抱着我的平板手机,看会《神探狄仁杰2》。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我心想终于可以约上几个好友,一起出去踢球运动一番了。因为,在我看来,运动流汗无疑是对感冒的一种最有力的还击。

于是,在周六的中午,从父母那吃完午饭后,我就约了我的好友小Y一起去踢球,本来想一道叫上同为同学的小J的,无奈其周末加班。

那天,恰逢运动场地上有人踢比赛,我也正好加入了。不得不说,踢得很尽心。只是2个小时的比赛结束后,在一边的篮球场等待小Y回去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傍晚的风又吹的有点头重脚轻了。

这秋凉的风是一方面,我这坑爹的体质也是一方面啊~看来我下次再去的时候,得带件外套了。

我和小Y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7点多了。我记得那天晚上,小Y是和我一起吃了晚饭才走的,当然,是他请的客。那晚,我也没有去我父母那里。

临走之前,我们还约好第二天一起去找共同的朋友老刘玩,无奈第二天小Y的身体实在是不争气,运动多度导致了全身酸痛。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正好上午,老刘的电话也来了,我便通知我的父母中午不去他们那里了,直奔老刘的住处。

差不多在中午12点的时候,到达老刘的住处—祁连新村。我和老刘碰了面,老朋友好久不见,自然少不了寒暄。之后,我还发现和老刘一起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位朋友,都是我认识的。

大家相见如故,特别是那位男的朋友,一起吃过好几次饭。我们一群人在附近的火锅店解决了午饭,席间大家谈笑风声,各种话题。

饭后,老刘提议,难得大家到的这么齐,不如一起去唱歌。我自然也没有反对。于是,我们便在附近不远的KTV订了位置,一直唱到了傍晚的6点钟,期间,老刘还叫来了自己的女朋友,这我也是见过面的,据说他们快结婚了。

从KTV出来,我已经是没什么力气了,要知道,唱歌也是体力活。老刘建议一起吃个晚饭,再各自回家。我见天色已晚,实在不好再麻烦,就婉拒了。

告别众人,先行离开了。之后,去了我父母那边,吃了晚饭。然后,回到了南翔的住所。

当晚,看了场球也就休息了。

之后,重新开始的一周,我才显得有精神一些。开始整理房间,开启电脑,开始煮面,开始泡茶,开始洗澡,开始洗衣服,开始关心新闻,等等。

而刚刚过去的昨天,也就是9月18日,更是极有效率的一天,完成了一些早该做完的事情,比如编辑简历、找工作等。

下面是我这一天的所做的事情清单:
早上,基本可以忽略。因为我一般都是中午起床。

中午,打开电视机,关心下今天的新闻。
之后,打开电脑,检查更新。
开始检查,收发邮件。
查阅,浏览业内资讯。
开始煮面,解决午饭。
登录XDA-DEV,查阅咨询并参与讨论。
手动升级手机至CM10最新编译版本。
登录百毒贴吧,回复一些留言。
下载了几首前天唱K时发现的旋律不错的好歌。
研究了一会谷歌地球。
编辑、完善了自己的个人简历。
投了差不多10个工作岗位。
查询了一些关心的数码产品的情况。
出门,到父母那吃晚饭。
洗澡,刮胡须。
去火狐淘宝商店,买了点东西。
在东方电影频道看了一部电影。
观看了欧冠小组赛,曼城对皇马的比赛。
最后,就是写了这篇日志。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看起来真的是很丰富的样子,呵呵。

而,明天呢?我想我是时候该搞搞那个U盘了,就是我同事的那个,一位可爱的90后小MM的金士顿U盘。

情况是这样的,这个月的早些时候,我把她的U盘的分区表搞坏了,可是里面有很多的珍贵文件。我答应她,把U盘带回去弄,帮她把文件恢复出来。

她一直在催我,可是我,由于诸多原因,一直未动手,一直在拖。我想,是时候了,就是明天。或者说,就是今天才更贴切吧~

我都看到9月19号的清晨的阳光了。

流水帐

上周的某一天,具体是星期几记不起来了,接到了老刘的电话,他告诉我他已经回到上海了。看得出来,老刘的状态不错。

听他说,他之前回老家做手术,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也没有和我讲明。他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回家调养。

不得不说,在没有老刘的日子里,还真是不太习惯。

不过现在好了,他又回来了。我想说,听到老朋友的声音,感觉真好~

本来,我们说好的,这周末去他那里玩的,不过因为这两天事情太多,只能推迟了。

在此,我也感到很抱歉。

上周末,按照我现在公司的轮休制度,我不用去上周六上午的半天班,故而抓紧时间在家里补觉。

不过,遗憾的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能够睡好。

我在差不多9点半钟的时候,被公司打来的电话吵醒,一共打了差不多3、4个电话。

我记得很清楚。

第一个是问我会议室电脑的开机密码,囧~
第二个是问我上网的用户名、密码。
第三个是问我机房的数据库服务器问题。

我察,这都是些什么事~总之,在接完这些电话后,我毫无睡意了,也就起床了。

看了会奥运会的新闻后,中午我就去了父母那里。

中午的时候,我的朋友小Y打来电话,问我下午一起踢球咋样?我自然不会拒绝。

所以,在吃完午饭后,拿了家里的户口本、身份证、房产证,我就去了南翔。

之所以,要拿这些东西,是因为我们这边的有线电视要升级为数字电视了。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并且还是免费的。我自然不会错过。

到了南翔,在办完数字电视升级登记后,领回了机顶盒。我就在家里等着小Y的到来了。

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

本来我还想顺便叫来我的另一个朋友小J的,他也很喜欢踢球的。

可是,他那天加班。

不一会儿,小Y来了。短暂的寒暄后,我们便出门了,带着我的足球。

本来,这会是一个美妙的下午。直到下雨了,还是暴雨。

也就是说,我们到了那边没一会,就变天了。真是操蛋~

在看到雨没有停下的势头,我们便回来了。

小Y在我那待了一会,直到傍晚的时候,才离开了。

本来我们说好了周日继续的,如果天气允许的话。

后来,因为有事也耽搁了。

周日,我基本就在父母那边了。

接下来就是无聊至极的上班生活,周一至周五。

周一好像没什么事情,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那天我下班后被老板喷了。

事情是这样的,6点下班,我一直拖到了7点一刻。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换衣服、收拾东西走人了。

结果,在回去的路上,接到了老板打开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大骂我没有专业精神,说我没有责任心,等等之类的。

反正,我是没怎么听清楚,只是一味的说“是、好的、知道了”这样的。

事后,人事经理还给我来了电话,告诉我说,作为公司的网管,下班走之前必须先请示领导。

卧槽,这是什么规矩。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回家了。去父母那边吃饭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回南翔的路上,接到了老颜的短信。

他说能不能在我这临时住几天,我说我白天上班,家里没人。他说他不介意,我也就同意了。

第二天早上,在我上班之前,老颜来了,我们在地铁站碰面了,我把钥匙给了他,之后就去公司了。

周二,继续上班,继续开会,继续被催。实在是了无生气,没啥值得记录的。

值得一提的就是,傍晚在等待下班的时候,接到了我一个小学同学的电话,女的,已婚,未生育。

我们聊了很久,就当是消遣时间了。

周三,中午和同事出去的吃饭的时候,被告知说有同事要离职了,是和我同一批进来的。

这让我很是震惊。遗憾之余,有人提议晚上一起去唱歌,欢送一下。

我没有反对,晚上下班就留下来了。

那晚,我们玩的的很开心,除了两个当事人略显伤感。基本上我们那一批的人员都到齐了,还来了几个之前走掉的人。

一直到11点才结束,大家以一首Beyond的《海阔天空》作为结尾。那晚,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搭了那位离职的助理的车回的家,因为
1.顺路。
2.没地铁了。

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具体内容我也记不上来。

在南翔匝道把我们放下来后,那位助理同事就继续赶往苏州了,那边有他的事业。

之后,我还颇有君子风范的送了那位女同事回家。

周四,公司里果然少了两个人,不过又多了两个人。总是这样,我不想过多讨论。

晚上老板破天荒的请吃饭,请了全体的新员工,包括我。据说前一天请了全体的老员工吃饭,现在轮到我们了。

于是乎,晚上下班了也没有走。

大家一起去了吃饭的地方,老板没来之前,闲聊。之后,老板来了,上菜吃饭。再后来,老板提前走了。留下我们一批员工在闲聊。总体还是很欢乐的。

差不多在8、9点的时候,大家都散了。

而我和我的那位女同事,则一起搭了另一位,同样住在南翔的老总的车回去了。路上,自然少不了闲聊。

不过我看彼此的状态、情绪都不是很好。我也不好过多提及。

不同的是,这次由于时间还早,那位一起搭车的女同事独自做公交回去了,我没有送她。

周五,本该是个开心的日子。因为明天就是双休日了。

但是,一想到明天,也就是周六的上午还要过来上半天班,我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这坑爹的轮休制度,是哪个白痴发明的?

我只记得周五那天,我开了很多的会,事情很杂、很多。以至于大多数我都没有记住。

我的老板让我给出一份公司的购物网站的计划表,我凭着还算丰富的从业经验保守的帮她把时间排到了9月中旬。

结果,她跟我说她等不了,最迟等我到9月底。

我认为她可能是疯了,要么就是什么都不懂。在我委婉的告诉她,“不可能”的时候,她决定把购物网站的计划先搁置下来。

我认为这也许是对的。

傍晚,我和两位女同事一起下班了。其中有一位是先前两次和我一起搭车的那位。

自从得知她和我住的很近之后,我们有些时候会选择“一起"。

回去的路上,和她聊了聊。我自认为我不是一个善于与异性交谈的人,所以我一直都在找话题,以免不必要的尴尬。

有些话题,我觉得还是可以的,比如工作、假期等。

本来,我还想以她的华为手机为突破口,和她谈谈智能手机的系统,和她貌似毫无兴趣。

她告诉我她明天也要去公司加班,而且可能是一整天。

之后,我便提前两站下车了,因为我接到了父母的电话,让我过去吃饭。

周六,骂骂咧咧的起床、去上班了。到了公司,人很少。

后来,老板也来了。还叫了我和几个同事过去谈事情。

无聊得很,直到快1点多的时候,我们才离开公司。因为之前老板一直都在公司,考虑到这一点,很多同事都不敢先走。

回到家,在外面吃了点饭。

之后就一边大扫除,一边等安装数字电视的人上门来。遗憾的是,直到我把整个房间打扫干净后,居然还是没有人来敲门。

我想估计今天是不会来了,于是又待了一会后,去了我父母那边。

晚上吃完饭回来,难得有时间,打开电脑,登了QQ,聊了会天,和小学同学们。期间,我的朋友小J还打来了电话,问了我一些手机的问题,之后还问我明天是否有空一起去踢球,我以没有时间为由婉拒了。

要知道,我确实是没有时间,我和他约了下周末。

周日,也就是今天。一觉睡到快10点。老刘的电话来了,让我去他那里玩。我哪有时间?要知道,我还得等安装数字电视的人呢~

起床、冲了个澡、刷完牙,人还没来。我便打了电话过去问。对方表示,我们小区的数字电视安装人员还没走,他们10点钟上班,让我过去联系他们。

得,我自己去问。

到了那边,说明了原因,确认了是因为人员不够导致的推迟。对方保证今天一定安装好。我简单的登记下,留了手机号码,便离开了。

回去后,我就躺在床上上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有人敲门,原来是安装数字电视的人到了,终于来了~

安装过程只用了5分钟,这让我很是吃惊。步骤也很简单,就是接了个机顶盒而已,而那个盒子我早就拿回来了。

早知道,我就自己动手了,哪还等到现在?看来倒是我把事情想复杂了。

数字电视OK后,我也就准备出门,去我父母那边了。

要知道,我还没吃午饭呢。

大概12点半吧,我离开了家。之后的整个下午,我就在父母那边了,吃了午饭,看了几集《轩辕剑》,又睡了会午觉。

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

本来说好的,傍晚全家驱车前往我的二姨娘家里的,结果也不知怎的没去成。

吃完晚饭后,我便回南翔了。

打开电视机,正在直播英超第一轮,切尔西对维冈竞技,上半场。奥运会结束后,各大联赛也都纷纷开打了。

之后,也就有球看了。呵呵~

趁着中场休息的时候,冲了个澡。总体还是很惬意的。

一边看球,一边开始动手写篇日志。不紧不慢,想到哪写到哪,无拘无束。

我还是很享受这种过程的。

在我的这篇犹如裹脚布般的流水帐日志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切尔西对维冈竞技的比赛早已结束。

现在,进行的前英超冠军对阵南安普顿的比赛。

不得不说,比赛很精彩。

结束这篇日志,看完这场比赛,我也该睡觉了。

各位,晚安。

上周短记

在写的一开始,我得说一下,本篇日志可能会很短(我也会尽量往短了说),因为博主我很累,刚刚躺在床上睡着了。

本来我是打算昨天就写完这篇日志的,可是昨天我也是睡到这个时候。

今天也不例外,我想我是太累了。

可是今天我不想再拖了,于是洗完澡,我便坐在了电脑前,而不是关掉它。

当然,三言两语,速战速决。

为了证明我说的是真的,我愿意打印出当前的时间戳以作证,见下:

sharl@sharl-laptop:~$ date
2012年 08月 08日 星期三 02:30:35 CST

电视里正在直播奥运会田径比赛,女子100米栏预赛。熟悉奥运会的人都知道,田径类比赛都是凌晨2点后开始的。

好了,言归正转。

上周,也就是8月的第一周,也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周。这本该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不过,我还算平静。而且,和同事们之间的相处我觉得还算融洽。

不管是和我一样的新员工还是之前的老员工。

上班至今,我有几个感想:

第一,就是我感觉外企公司性子都很急,他们一旦认定要做的事情,哪怕再怎么加班加点都必须赶出来。

第二,在外企里,你无法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也无法确定自己还是否继续待下来。换句话说,任何人都有随时被炒掉的风险和可能。

关于第一点,是我所担心的。抛开我的职位不谈,熟悉我的人,看看我之前离职的原因,就应该知道我是一个憎恨、痛恨加班的人。

不过,我依然抱有幻想,就是希望能忙完这一阵子,会轻松起来。因为现在公司属于新老交替的时期,事情什么的,肯定会多一些。

关于第二点,我深有体会,感触很深。从我之前参加培训,至今。隔三差五就会有同事离开。对此,作为网管的我,最有发言权。一个个空出来的座位说明了一切。

公司对员工没有任何情感,觉得是时候了,就会立刻炒掉你,不会含糊。

这种方式,这让我倒是难以接受。

不过好在,我对公司也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情感,呵呵。

所以我们也不能单方面对公司有过多的奢求吧~这种东西,总是相互的。

就拿今天来说吧,早上开完早会,三位一起进来的新同事离开了,其中一位和我关系还不错。

当他笑着对我说,他下课了。我还没缓过神来。后来,只能会心一笑。

晚上下班后,我们还通了电话。

下午,老板又当着我的面,炒掉了另一个网管。原因我不想过多赘述。

这位网管同事,和我关系也不错。我们已经连续两天一起下班了,因为我们住的地方靠的很近。

今晚,我和他一起下班,回去的路上,他和我说了很多。看得出来,他很不甘心,还有点愤愤不平。

我只能说,我很同情他,但也无能为力。

而且,有一个实现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在他离开后,公司就剩我一个网管了。无疑,我的工作量陡增了。

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

反正,公司现在依我看,处于动荡变动的时期,人人自危。估计有好戏看了,呵呵~

尽管环境如此恶劣,还是没有影响我们新同事之间的友情建设。

我们在上周的周五晚上还举行了聚餐活动,总体还是很开心的。要知道,公司里的美女可是很多的,这可是我之前呆过的软件公司比不来的。

上周末的时候,我基本就休息调养了。除了周六上午的时候,被叫去公司加了半天的班。一切都很美好。

下午,还和我的老同学约好去踢球了,很是尽兴。

人生,就应该这样。有动有静,劳逸结合。

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再就是我买了一套正装(皮鞋、衬衫之类的),作为工作服。还有就是我向老颜借了点钱,因为我没有生活费了。囧~

基本就这些了,就到这吧,回头看看,还是不短啊 - -|||

是时候写些什么了

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快三周时间没有维护我的博客了。我的上一篇日志还是在7月初,而现在,7月份已经无限接近尾声了。

如果非要找个什么借口,我只能说是这个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而我这里又开不了空调,所以很难让自己安静的坐下来,哪怕一小时。

总的来说,这三周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大大小小,各种琐事。

我还是按时间的先后顺序来说吧(因为我实在理不出什么头绪)。

本月的15号,也就是第一周的周末。就如往常一样,我正在我父母那边度过无聊的周末。

忽然,接到了老刘的电话,他说他那边有条小狗,很可爱。问我是否愿意接收。

当然,我做不了主。因为我得请示下我的父母,因为其实我没有什么兴趣/能力养这些家伙。

我很快将他的话转告了我的母亲,她听说是一只小狗,又看了老刘发我的小狗的照片后,便爽快答应了下来。

我也将这个好消息回复了老刘。

于是,我们约定明天,也就是周日,把小狗给送过来。

果然,第二天上午,我刚起床没多久。老刘的电话就来了。

他说他很快就到了,带着小狗,还有他的女朋友。

不过由于带着女友,我们决定在南翔我的住处见面。

我见时间不早了,便马上出门了。

到了南翔,老刘还没来,我就先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

直到有人敲我的门,我一看,老刘到了。

果然,他带来了他说的那只小狗,一只很漂亮的小狗,叫乐乐。

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女友,还有一位他的朋友,我也认识。

之后,我们一起出去吃了午饭。

回来后,就围在一起聊了聊。

稍晚一些的时候,老刘和他的女友先走了。剩下我和那位兄弟两人,我帮他搞了下他带来的笔记本,后期他说打算加根内存。

我又帮他拆开笔记本后盖,查出内存条型号。之后又在网上帮他订了根新的内存条,2GB/DDR3/1333 的,寄到了他上班的地址。

之后,见天色不早,我们便一起出门了。他要回去了,而我也得去我父母那边了。

我们在公交站台分的手。

这一天,算是过去了。

周一,基本无事。不过晚上倒是出了点状况,对此我不想过多提及。

周二,下午有个面试,在闸北区,是一个网管的职位。由于我现在手头确实是紧得不行,我不得不赶紧赚点生活费了。

所以,前天晚上,我投了一些网管的职位。

面完试后,没啥感觉。感觉就是走了个过场。

回来后,时间还早。

因为要在上海火车站1号线换3/4号线,就顺便在那些手机贩子的店里逗留了一下。

完了之后,感觉还是很早。

于是想起了我以前的一个同学—阿华,听说他现在在苏州昆山花桥那边开花店,便想过去看下他。反正也闲着没事~

他的手机早已换了号码,我在QQ上给他留了消息,留了我的号码。

不一会儿,他的电话过来了。

说好了后,我便直接奔他那去了。

到了站,打了他手机。等了一会,阿华骑着电动车来了。

去了他的花店,给人感觉很不错的样子。

老同学见面,免不了彼此的寒暄。

我在阿华那里待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7点多才离开。

第二天,我没出门,一大早,就被阿华的电话吵醒了。

他问我今天没有没空,过来玩。于是我起床、洗漱、出门、买了早点、便去他那了。

这次,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到他店里,已经下午1点多了。

阿华告诉我,他昨天看了我的平板手机后很有感触,于是也在同城网站上找到了一则平板手机的转让帖子。

他联系了对方,价格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叫我过来,主要是帮他把把关。

反正也没事,就充回砖家吧~

和对方约好交易的时间、地点后,我们便出发了。

见了面,验了货,觉得和他们成交的这个价格还是很符合的,我便点头了。

之后,我们便回来了。再然后的整个下午,我们都在捣鼓那个平板手机。具体我不再赘述。

当晚,我又按时回去了,大概7点半的样子。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去他那里。我对花桥的唯一印象就是美女很多。我想这很难忘记。

周四,可能是收到了阿华的影响,或许是考虑到我的自行车被盗已经有段时间了,我决定还是再入手一辆。

于是,我很快的在同城网站上圈定了几个目标,一个个电话联系。不一会儿,便约了一个离我很近的人出来看车。

见到车主之后,我还是很喜欢他的车。虽然价格高了些。我决定就是它了。

谈好后,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之后,他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我,则按奈不住心中的兴奋,驾驶着新入手的自行车,出去兜了一圈,骑了很远,都到马陆了。

回来后,把车停在地铁站,自己则做公交去了父母那边吃晚饭了。

周五,按照阿华给我的QQ号去联系了一个人,据说他在招一个做网站的,活很简单,待遇也不错。对方给了我另一个人的手机,我打过去,说明来意。对方让我下周一过去谈谈,我也欣然答应了。

周末来临,照例,去父母那边。期间,倒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老妈告诉我说,我奶奶从老家打来电话说,有个自称是我小学同学的女孩要走了我手机号码,让我留意下。

这倒是让我欣喜了一下。

还有就是,周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让我下周一上午去面试,具体什么职位我也不清楚。

不过,我在周日的晚上查了一下,是个网管的职位。

23号,也就是周一。一大早我就起来了,因为10点要去面试。

到达面试地点大概9点半吧,应该是早到了。

可是那边已经来了很多人,都是来面试的~囧

其中不乏美女,身材很好的。

我当时就在想,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如果可以在这边安定下来,那该多好~

进去后,分批次面了试,其实就是做了下自我介绍,就回来等消息了。

回来的路上,想起了上周五联系的那个网站建设职位,便拨了电话过去。

对方表示,今天她们那边今天停电,全体放假,让我明天再来。卧槽~这都行?

回来后,看了会新闻。手机就响了,是今天面试的公司打来的。

通知我明天去参加复试(主管面试),时间不变。

刚挂掉,又一个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

接起,原来是我奶奶所说的那个拿走我号码的小学女同学打来的。

我们聊了很多,谈到很多人、很多事。

期间,我得知她也在南翔,离我很近。便约她改日出来见个面。

之后,我们还互换了QQ号码。

当晚,吃晚饭的时候,我还和我老妈说起了这件事。

24号,周二。又起了个早。继续前往静安寺面试,这次人少了一些。在门口又巧遇了那个叫“杨欢”的90后应届毕业生MM。

进入入座后,大家围成一团,投影仪里面反复的播放着介绍企业的幻灯片。

之后,来了几个领导,应该是主管的样子。

简单的开场白后,要求大家挨个做自我介绍。

我去~又是这个,能不能有点创意?

当然,还得逢场作戏。

之后,就各自散了。我也回了家。

回来后,出了地铁站,感觉时间还早,便忽然打算把昨天的小学同学约出来见个面。

于是,来到她工作的地方附近,就在南翔,打她手机,说明了想法。很快她就出来了。

我招了手,她认出了我,可是我却怎么也认不出她了。

我们找了个附近的草地坐了下来,聊了很久,讲了很多以前的事情,还谈了现在。

如果不是她提醒我该去面试了,我估计得聊到很晚。

哦,对了。期间我接到了上午复试公司的电话,通知我明天同一时间去参加员工培训。

看来希望是很大了。

和老同学聊完了,我便回到了家。由于前天晚上的感冒,我的胃口还不是很好。

要了一份鸭血粉丝面,也一口没动,直接打包回家了。

回来后,吃了点感冒药,便趴在了床上。

拨打昨天停电的那位MM的手机也无人接听,我也就睡着了。

一直到快6点才醒,起来后感觉整个人舒服多了。

感冒也好多了。

25号,周三。再次起早,去那个坑爹的公司参加员工培训。直到这时,我才对这个公司有了一些认识,貌似是做建筑设计、房地产、奢侈品的。

公司是美商外资公司,名叫LGM。

里面的培训师还依次带领我们参观了他们的展厅,之后又讲了很多,关于公司,天南海北。

培训到下午1点就结束了。

我回到家,解决了午饭,休息了一会。4点就出门了,去面试。

是周一的时候通知我的,Android 工程师职位,在上海马戏团附近的多媒体谷。

其实,我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去的,因为在我看来,工作基本已经稳定了。

这个,只是走个过场。

约好的5点,我直到5点半才到。不得不说,有点远。

进去后,和他们的主管和技术聊了聊,聊了很久。

我发现我在放下包袱的时候还是很健谈的,应该说双方谈的很愉快。

谈完后,要了杯冰水后,我便先离开了。

乘坐的是多媒体谷到地铁站的免费班车,这倒省了我不少时间和体力。

回去的时候,都快7点了。

26号,周四。再次早起,参加培训。1点课完了后被培训师留了下来,说要找我们单独聊聊。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关于公司一个网购站点的问题。想让我尝试运行起来,看看效果。

由于商业纠纷,之前的软件公司中断了服务,现在这个网站成为了一个烂摊子。

然后我就一直在弄。至于该网站的细节,不赘述。

当然,被留下的不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些设计之类的职务人员。

他们被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之前设计的一些海报被否决了,希望他们能赶出来一批新的,明天等着用。

反正是很急的样子。

之后,他们就找外援、找美工、找摄影。一直讨论、研究到很晚才弄出来。

当然,我也在陪着他们。

直到晚上10点,才OK。

还没正式入职的我就被加班了,那天,感觉很累,觉也不够睡的。

27号,周五。又早起了,而且更早了。去培训的时间从之前的10:00提前到9:30了。

我迟到了,不过也是可以原谅的。

培训课1点结束后,所有人都没走。

因为下午有个展会,就是他们昨天连夜赶出来的海报的用处。所有人都被安排去帮忙了。

而我,则被安排去继续搞网购网站。

我以没有前端美工为理由拒绝了。

之后,我也去展会帮了忙,后来由于那边人手足够,又在前台那边帮了会忙。

负责开开门,接接电话。

展会在2:30结束,之后大家也都散了。

我也回去了,毫不意外。

28号,周六。居然还得去参加培训,察~不过好在是最后一天了。

到了那边,大家精神都不是很好,因为是周末的缘故吧。

果然,我被告知不用上课,让我去搞那个网购网站了。

我察,这到底是啥情况?

老子还没办理入职呢?就把我当正式工用了。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我也无从得知。

前端美工不到位,我也什么也干不了。

一直待到12:00,上课的人都散了,我也就自行回去了。

回来后,难得清闲,抽空干了点自己的事情,又缴了些费,煤气、宽带、电等,还买了点东西。

傍晚去了父母那边,总体来说,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