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gbartop
用铅笔写日记,记录那最原始的美丽
msgbarbottom

13-12-12 新工作.又名:我与一格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其实一直有打算坐下写点东西,记录下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所得、所失、所深恶痛绝的。无奈一直没抽出时间来,一直很懒。再加上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我也多了一个不去做的理由。

所以就一直拖。

今天,碰巧公司的同事大都都不在(他们昨晚通宵加班了),办公室里比较空闲。我也就想起来要写篇日志了。

先说工作吧,这是最重要的。

现在的我,早已离开了之前的公司—上海一格科技有限公司。我是在上个月,也就是11月上旬的时候,经朋友介绍来到了现在的这家公司—逗玩科技。也是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

这里面说起来有点偶然的成分,本来是我的那位朋友(魔趣的前同事)受逗玩科技CEO所托,帮他介绍个做手机客户端的开发者。他找到了同是我魔趣前同事的华哥,凑巧他们还需要一个做服务端后台的开发者。华哥就向他们推荐了我。

本来我没打算离开一格,至少今年底之前没这打算。不过对方给出的待遇确实很丰厚,12K/M。我那段时间比较缺钱,就动心了。

当晚,我和华哥以及推荐我们的朋友汪星一起去见了逗玩科技那边的人,CEO、CTO、等等。大家谈的很满意,基本就定下来了。剩下的就是我如何从一格离职,入职逗玩的事情了。

逗玩科技给我们的offer 的报道时间是11月11号。也就是说我只有一周的时间向当时的公司一格,提出离职,然后交接,离开。

本来我以为这会是一个比较顺利的过程,因为我自以为与公司的关系还不错。后来发现我大错特错了。

由于当时我在一格的手机项目刚刚完成第一版,而第二版刚刚起步。所以当时的PM在接到了我要求离职的邮件后,找到了我。向我表明了他和老板的想法:

即不反对我去新公司,毕竟薪水高很多。但希望我能帮他们把第二版的开发继续下去,利用业余时间,而且没有任何报酬。

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可能是主观上觉得见利忘义,对不起公司吧,居然满口答应了。殊不知这一个不负责任、欠考虑的举动日后害我不浅。

一切都挑明了以后,我在一格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剩下的两天,周五下班那天还约了几个要好的同事出去吃了个饭。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到一格。

11月11号,也就是2天后,周一,我和阿华来到了新公司—逗玩科技。入职、拿电脑、安排座位……很多琐事。

新公司给我感觉还行,主要是待遇给力。12K的月薪,我想我的那些欠银行的债很快就可以彻底还清了。不过在发工资之前我一直是向华哥借钱用以度日的,吃饭、做地铁什么的。

因为我的信用卡已经刷爆了。我也是请同事吃散伙饭,结帐的时候才发现的。

我就从华哥那里隔几天拿一百,隔几天再拿一百的这样对付了下去。直到发工资的时候,我已经累计欠华哥600元整了。

此外,我还从我的好朋友伟哥那里借了1000元整,用于还银行的信用卡。

其实我本不用过的这么惨,因为按照时间表11月的15号是我的上家公司一格科技的pay day。这笔钱早就被我安排在计划之类了。

即拿出一千还给老刘,在拿出一千买显卡、内存条、路由器,剩下的全部还信用卡。

可是由于我的上家公司,也就是一格科技的种种无理、蛮横、可耻的行为,让我盛怒之下,做出了放弃工资,不配合到底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定。

这件事具体是这样的,我想很有必要讲讲。原因有二:
1.一来是丑丑的它的名声。
2.二来也是给所有为无良企业打工的朋友提个醒。
3.最后就是我自己想说出来,我个人也更愿意把这篇日志理解为是“宣战书”,我想在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会用我的一些方法去报复这家无良企业。

不好意思,说是两点,结果却多说了一点。我有点激动了。

整件事情具体是这样的:
本来一切都OK,我离开了一格,来到了逗玩科技。我口头上答应一格利用业余时间志愿性的帮他们继续开发产品,虽然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进展。一是因为我比较懒,二是新到公司,也比较忙。

可是一格的王八蛋们可不这么想,他们还认为我在没日没夜、尽心尽力的帮他们赶进度。还不断的打电话催促我,询问近况。

我虽反感,但仍觉得可以理解。也确实有帮他们做完的美好意愿,怎奈力不从心。

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们是朋友、值得信任的伙伴。

直到发工资的那天,我被现实无情了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由于我的手头一直很紧,而且信用卡也刷爆了。我身上可用的现金确实不多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我自然昼夜的想着即将来临的pay day。

这就是雪中送炭啊!好不容易等到了工资日,下了班后我很开心的去了招商银行,去取工资。可是我吃惊的发现,一毛钱也没有打进来。

起初我以为是s.b.财务又晚发了,就没当回事。待到次日,再次去察看余额。依然没有!我给我的一格的同事去了短信,询问工资情况,他表示工资已经发下来了。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一种屈辱感和愤怒感涌上我的心头,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的上家公司,为了让我快点帮他们完成他们急需的项目,居然私自扣留了我的月工资作为要挟条件,给我施压。

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
1.像个孙子似的低头,认错。努力干活,等待验收。一切OK后,他们大发慈悲的把原本就属于我的、迟到了一周的一个月工资打到我的账上。
2.像个傻子似的反抗,和他们分道扬镖,划清界线,一刀两断,玉石俱焚,gtmlgbd.

我想了很久,利害、得失。是的,这是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我也很需要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只要我稍微低下头,然后我拿着这笔钱,还钱,还信用卡,买显卡,买内存,买一切我想要买的东西。这笔钱足够解我的燃眉之急了。

然而,我始终觉得缺了点什么,我始终觉得低不下头来,我始终觉得耻辱,无时无刻的耻辱。

我觉得我不应该低头,这不是我应该干的事情。

那个时候,那种场合下,我最应该干的事情就是对一格的大爷们说“WQNMLGBD”。自尊不值钱,却是我唯一真正拥有的。我不会拿它去换任何东西。

之后的日子里,我彻底与一格划清了界限,拒接一切来电,拒绝一切谈判。

我不但没有还老刘的钱,还又向他借了一千,用去还银行的信用卡了。生活方面,我开始断断续续的向华哥借钱。至于我梦寐以求的显卡、内存条、路由器,一律无限期推迟。我可以等。

我自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等熬到下一个pay day就万事大吉,否极泰来了。

谁知贼心不死的(请原谅我用了贼心不死这个词,我觉得它很合适)一格的大佬爷们居然还跟到我的公司来,他们打电话给我现在公司的HR,说了我一堆恶状,希望公司能炒了我。

可惜我至今还在公司。无奈公司方面表示很无语,希望我抽个时间过去,把这件事情处理掉。我觉得这么闹确实挺让人无语的,便请了一天的假。

次日,我便骑车去了一格科技,一见面一格的卢总便拉我到一旁私语,我直接了当的告诉他,我不做了,工资也不打算要了。他显然很不高兴,也没有意料到。

他认为在这样的来自经济、工作的多重施压下,没有人会说不。他甚至还天真的认为我是过来写代码的,我呸!

别人也许真的也就屈服了,很显然,我不是别人。我敢指着他卢总的鼻子说“不!”。

后来,卢总让PM和HR带我去到会议室,再谈一谈,劝劝我。均告失败。

我们谈的很不愉快。特别是在PM对我说:“你如果愿意继续做下去,你周末两天过来,把项目做好。我可以帮你把上个月的工资申请下来。7千多块钱呢!你想想看,你只要干两天就可以了,到哪里去找这么高薪的工作啊?”

我听完当时真的很想拍桌子,2天7千块钱?这本来就是老子辛苦一个月应得的钱,艹!这是什么逻辑?强盗逻辑!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我给他们留了一张承诺放弃薪水的字条,他们也答应不再纠缠我。

再后来我就离开了那里,离开了我讨厌的人情世故的地方。

这就是我和一格科技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是我的一段屈辱史、也是一段抗争史。

我想我大概会牢记这段经历,在有生之年。

注:
作为报复,我开源了我在一格时开发的手机应用。这是一款定制性很高的应用,直接用处不大。不过里面的一些公共函数类还是可做参考/借鉴的。

项目主页:https://github.com/sharljimhtsin/DIYWear

又注:
据报道,南非国父,人权斗士,自由爱好者尼尔逊-曼德拉于近日逝世。对此表示哀悼。

访客的留言

    1. 宁怡 宁怡 Firefox 25.0 Windows 7

      不得不说,你放弃7千多的潇洒让我很佩服,我估计是做不到的。。。

      1. 小鑫 小鑫 Firefox 27.0 AppEngine-Google; (+http: Ubuntu unknown

        当时也是在气头上,现在想想其实没必要。

    2. zreyu zreyu Unknown Windows

      鑫哥依然这么犀利

      1. 小鑫 小鑫 Firefox 27.0 AppEngine-Google; (+http: Ubuntu unknown

        你用的啥破浏览器,把我的插件搞挂了。

    3. zreyu zreyu Safari MacIntosh

      看看显示成什么

    4. xy xy Chrome /29.0.1547.66 Windows 7

      居然会遇到这到的公司,我只能呵呵了,也希望你在新公司能有更好的发展……

    5. 现在大家都有新气象了啊

写下你的评论 »

(若看不到,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