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gbartop
用铅笔写日记,记录那最原始的美丽
msgbarbottom

13-8-19 湖州游记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和我的好朋友兼前同事华哥约好了在七夕节的次日赶往湖州游玩一番。

华哥是在去哪儿网定下了我们两人在武康下榻的酒店和莫干山风景区以及下渚湖湿地公园门票各两张。

共花费¥326,每人1百多元,很符合我定下的小于等于¥200的条件。

因为我预算不多,所以得精打细算。

听完华哥的报价后,我一度很高兴,认为很划算。这将是一次美妙的旅行,虽然后来看起来并不是这样。

总之,我们还是怀着一颗很放松、很愉悦的心情上路了。

我们约好了10:00AM 在上海火车站集合,由于错误的估计了时间,我迟到了差不多一刻钟。

华哥总是改不了他早到的习惯,所以印象中他等了我很长时间。

他也催了我N次,在路上。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即时的赶到了。

我在长途客运站的门口一眼看到了华哥,他穿的很休闲。一件深色的T-Shirt,下身是什么我已然忘了。

对了,还有他那跟了他很多年的单肩包。他几乎到哪都会带着它。

我们见了面,短暂的寒暄了一下,互相聊了对方的工作、生活。之后便去排队买票了。

周三,非双休日,人不算多。很快,两张去湖州的汽车票就到手了。

发车时间在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便一起去候车大厅坐等。

一坐下来,我们便聊了起来,毕竟也算好久不见了。

这是真的,自从入了夏,华哥便没有再和我一起骑过车。

两个程序员坐在一起,免不了要谈到女人、炮友、性等这些振奋人心的话题。

我和华哥谈起了之前的薛姑娘,我和他讲起了我利用技术手段翻看她本地聊天记录的事情,华哥表示很有兴趣,并让我回去后把数据库文件拷贝一份给他,我没有拒绝。

华哥还问起了我之前相亲的王姑娘,看来他不知道我和她黄了的事情。

我很疑惑他到底有没有关注我的微博或是博客。

当然,华哥还和我说起了他认识的姑娘,并饶有兴致的向我展示了对方的照片。

我只能说,是一个漂亮的姑娘,美。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

离检票时间越来越近了,华哥买了两瓶水后,我们便很快检票上了车。

车上人很少,车子很快发动了,驶离了车站,上了内环、紧接着上了中环,之后又上了沪闵高速,最后上了G50沪渝高速,然后就再没有变过道。一路向西。

路上我们看到很多熟悉的路牌,赵巷、朱家角、金泽。都是我们无比熟悉和无比怀念的地方。

不得不说,看着大巴以80+km/h 的速度在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上飞驰,道旁的绿化带飞快的从身边掠过,那种感觉棒极了!

心旷神怡,我们此行散心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在经过了1个多小时,快两个小时的欢声笑语、谈笑风生后,我们的大巴下了高速,之后七拐八拐,进了湖州市区,最后停靠在了湖州汽车站。

时间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我们都感觉有点饿了,于是便在汽车站外面的快餐店里解决了午饭。¥19/人,AA制。

饭毕,我们开始马不停蹄的寻找如何去武康,也就是莫干山以及下渚湖的所在的县城。

我们先是找了辆黑车,我们以为会很便宜,七八十足矣,因为我们以为很近。

司机师傅开价¥120,我们表示不能接受。紧接着又找了一个,价格依旧。

我们便打算到车站里面买票,半小时后一班去武康的,¥32,两个人。人均¥16,我们一边候车,一边大骂无良司机。期间,华哥又起身去买了两瓶矿泉水。

不一会儿,检票上车。我们爬上了去武康的大巴,同样人很少,因为是工作日的原因吧。

在驶离车站后,大巴上了G104国道,这条路是去武康的,是一条环山公路,风景特别的美。我和华哥都认为很适合骑车,并还设想了日后可以骑车过来。当然,只是设想。

看着周围的群山,浓郁的树木,我逐渐有了一丝睡意,便眯了一会。

待到再醒过来,离武康已经不远了。

这时的我才意识到,湖州市区距离武康县城,还是有点距离的。谷歌地图给我的数据是35km,尽管如此,我对无良黑车司机的恨意并没有减少多少。

车子停在了武康汽车站,那里高高竖着两个大字—“虹运”,我很费解,难道不应该是“武康”?亦或者“德清”?还是什么其他的?算了,不管了。

下车后,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决定先去酒店,拿票,放下背包之类的,再轻装上阵去景点。

由于不熟悉当地的交通,我们再次找了当地的黑车司机,从汽车站到我们订的酒店所在的群益街,只有2.3km,对方要了我们¥10。要不是我们赶时间去景点,我是断然不能接受的,华哥倒是没有说什么。

不过我个人认为,出来玩该省的也得省。

到了酒店,拿了房卡、门票,简单的休息了一下,便拿了手机、平板等小东西出门了。

由于当时时间已经晚了,我们便决定先去关门较晚的莫干山风景区,下渚湖明天再去。

在附近小卖部询问了热心的店主后(当然,华哥再次买了两瓶饮料),我们得知汽车站有去莫干山的公交,酒店路口有公交118去汽车站。

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

遗憾的是,后来我们得知汽车站去莫干山的公交已经没有车了。末班车在3点多已经发出了。囧

无奈,我们只得和门口的黑车的司机攀谈起来,有个人答应¥40载我们去莫干山,我们便上车了。

天知道,我们被坑了。

在车子驶出5公里之后,司机便提出让我们去换乘公交,我们给他¥40,他帮我们买公交车票。

我们不干,坚持要他把我们送过去。

他说¥40不送,要¥50.

后来我们就在车里争执了起来,一度这位无理的司机居然还想要和我动手。

总之,很烦。

后来,我看形势不太对劲,就赶紧认栽,下车。

就这样,我们下了那该死的黑车,爬上了一辆去往莫干山的公交车,票价每人¥3.

我已经懒得去算那个王八蛋司机赚了我们多少钱了,只想祝他平安。

后来,我们和坐在我们旁边的本地小伙子聊了起来,他讲了很多关于莫干山的经验之谈,包括爬、夜宿、看风景。

我们学到了很多。也算因祸得福吧,华哥是这么说的。

在颠簸了半个小时后,车子在莫干山脚下停了下来。上山的车得另外花钱坐。

我和华哥决定徒步上山,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在不顾山下众多司机的劝阻下,我们俩毅然决然的上山了。

这是一条很长、很蜿蜒盘旋的环山公路,是禁止非机动车和行人通行。当然,我们也是后来得知的,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我和华哥就像两匹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向山上狂奔而去,几乎是一路小跑。

当然,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离景区关门的时间只剩不到半个小时了。我们得赶快在赶到检票口那边,在关门之前。

我们跑啊跑,不知跑了多远。终于在还剩15分钟的时候到达了山门,检了票,进去之后我和华哥顿时轻松了许多。

终于可以放下脚步,边爬山边欣赏周围的美景了。

我们聊天,嬉闹,拍照,休息,奔跑,驻足,惊叹,不知不觉中,我们的海拔在逐步上升,离山顶也越来越近。

同时,周围的风景也越来越美得妙不可言。

作为一座海拔高达700多米的秀丽山峰,这也是我至今爬过的最高的山了。它的风景也是可以预见的。

在半山腰的凉亭做了短暂的休整,喝着¥6/瓶的可乐,坐在很有木质感的椅子上,吹着山风,瞭望远方的山脚下,这就是所谓的一览众山小吧。

当然,我们深知,山顶还没到。于是,我们并没有过多的留恋凉亭,很快就上路了。

山上给我感觉就是另外一种画面,更像是一个休闲度假集散地。

到处都是茶庄、饭店、农家乐、酒店、山庄、公馆,当然,在山的最高处自然少不了军事禁区。

除了这些商业设施,还是有不少的景点的,还有寺庙,公园之类的。

不过我们都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因为我们急于赶到山的最高处。

在一位小卖部的老板娘的指引下,我们放弃了之前一直走的盘山公路,另辟了一条幽静的石板山路。据说那个更快些,也更有爬山的感觉。

不一会儿,我们便爬到了这条山路的尽头,尽头有着两条岔路。在询问了路人后,我们循着那条通往山顶的路爬了上去了。

几分钟后,我们看到了久违的军事禁区,禁止通行。这应该就是莫干山普通游客能到达的最高处了,我们想。

后来,我们发现军事禁区的两侧有一条环山小道,华哥误以为那是下山的路,便沿着走了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简直是我们此行的最让人兴奋的部分。

由于天色已晚,能见度越来越低。我们走在昏暗的山路上,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景点,怪石、索桥、瞭望亭……无法一一记起。哦,对了。我们还邂逅了难得一见的山中日落,红色的夕阳环绕着一轮红日,慢慢坠入丛山中。

可惜,我们手机太烂,根本无法抓拍这一美丽的瞬间。

后半程,我们几乎是在埋头赶路。因为路况变得越来越差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华哥在前面拿着树枝开路,我在后面紧紧的跟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从军事禁区旁的另一条小道里出来了。也就是说,我们成功的环绕其一周了,我们回到了原地,我们还在山上。

不得不说,回到大路上的感觉真棒,至少有路灯,会让人感觉温暖。

我们很开心,很兴奋。随即决定下山。

接来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将一笔带过。

我们在借助华哥的ipad的照明下,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从来时的路下了山。

途中,华哥数次打算拦车载我们一程,都以失败告终。

到了山脚下后,由于天色已晚,我们只得花了¥50元叫了一辆车(是否为黑车无从得知),把我们送回了下午去过的下榻酒店—神话大酒店。

之后,我们在酒店门口的群益街的一家饭馆解决了晚饭,席间聊了很多,也喝了点酒。

饭毕,我们便回了酒店。

不得不说,这个酒店的空调系统真是糟透了。房间里一直很热,囧

由于白天太累了,我们便决定早些睡觉,养精蓄锐。

华哥先去洗澡,我便趴在酒店靠街的窗边,用自带的望远镜观察街上偶尔走动的人们,主要是姑娘。

很是有趣。

华哥洗完澡后,换我了。

淋浴的水不是很大,洗得很不尽兴。但是把一身的臭汗冲刷掉的感觉确实很爽。

洗完澡后,显然我并不那么容易安然入睡。

每次到外地游玩,我都有开荤的习惯。

于是我坐起身来,和华哥提议到:“出去打一炮,如何?”

华哥的态度很明确,AA制,不去。请客的话,可以。

老实讲,我个人是很想去的。原因有二:

1.习惯使然,躁动难耐。
2.今天确实累了,打算做个按摩什么的。

左右权衡了一下,我觉得这里的消费应该不高,两个人,我还是可以承受的。

于是,我便招呼华哥穿衣服出发。

不一会儿,我们出了门。

深夜11点武康镇,连红绿灯都变成黄灯了,路上的行人更是少之又少。

路边很多店家都关了门,所以那些足浴房、按摩店倒是变得格外的显眼。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很快找到了一家。

与店家的讨价还价、询问详情,我不想过多交代。总之,最后服务员把我们领到了楼上,各自进了包间。

我惬意的躺在床上吹着空调,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电视节目,喝着刚泡好的茶,坐等技师的上门。

在我都快睡着的时候,人还没来。

这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了。他略带歉意的告诉我,因为时间太晚了,这里的技师都下班走光了。

我:“……”。

“一个都没了吗?”

“真没有了,抱歉。”

“哪怕一个也行,我们轮流来。”

“确实没有了,我们不可能有生意不做。”

“能打电话叫过来吗?”

“真不能,都走光了。要不你们明天过来吧。”

我迅速起身,穿鞋,走人。出门叫了隔壁包间的华哥,离开了那里。

华哥说,“既然这么不巧就算了吧,回去睡觉吧。”

我当然不能这么罢休的,“既然出来了,总要做点什么。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吧~”

后来我们找到了一家洗浴中心,通过交谈,得知姑娘有的。但是她们只卖身不卖艺。

远远达不到我们按摩放松的目的,故而作罢。

再寻下家。终于在下个路口的拐弯处,我们找到了一家正在营业的指压按摩店。

刚进门,一位很漂亮的前台笑着对我们说:“您好,两位吗?请上二楼。”

刚到二楼,一位很帅气的迎宾把我们引导至各自包间。

在我的包间内,服务员很热情的向我介绍他们那里的特色服务,各种价位的都有。

在确认可以刷卡后,我帮自己和华哥各点了一个¥208的精油开背。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我再次的躺在床上,吹空调,看电视,喝茶,等技师。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你好,技师”。

“进来。”

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年级看起来有点大、有点老的女人。

我连忙摇了摇头,“姐姐,换个人吧,你不太适合我,你太大了。”

技师姐姐淘气的说了句:“你会后悔的!”,便离开了。

“哦,是吗?”我轻声自言自语道。

没多久,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貌美、个子高挑、身材饱满、面容姣好的女子。

我连连点头:“好,就是你了”。

技师便走了过来,顺手带上了门。

我迅速爬起身来,把门反锁上了。

技师mm很诧异我的这一举动,她问我:“你选的是哪种服务?”

我指着墙上的价目表,告诉她:“这个,¥208的精油开背”。

她很直接的告诉我:“哦,这个。这个是帮你按摩背部,你是不可以摸我的。”

“……”,我当时就无语了,也很失望。

她补充道:“下面的那个3百和4百的是有胸推的,你要换吗?”

考虑到价格和预算问题,我便摆摆手,“算了,不换了,还是这个吧。”

“哦,那你先洗澡,洗完澡我们开始。”

“啊?那你呢?你不陪我一起洗?”,我的吃惊和失望写在脸上。

“鸳鸯浴不包括在内。”,说完她就出去了。

当时我真恨不得把她一把拽过来,对她说,“老子加钱,艹!”

但是我还是忍住了,洗了我一天内的第二次澡。

洗完后,用浴巾擦干后,便躺在床上等技师mm。

很快,她便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些道具,毛巾、精油之类的。

她再次问我,“你要用什么油啊?”,我说:“随便”。

“我们这边有橄榄油和玫瑰精油,橄榄油是免费的。”

“那就免费的吧”,我说道。

技师mm显然不太高兴,说“橄榄油不太好洗,而且对皮肤也不太好。”

“玫瑰油什么价?”

“有30的,有50的,也有……”

“别说了,就30的玫瑰油吧。”,我决定了。

她爬起身来要外走,“怎么?你还要出去拿?要很久吗?”,我很疑惑。

“没事的,很快的”。

真的很快,约摸一分钟,她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瓶¥30元的玫瑰油。

她关上门,很娴熟的关了灯。在电视机的光线下,她显得那么的美。

她让我趴了下来,用床单盖在了我的身上。之后整个人便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不得不说,姑娘好重。我被压的有点不自然了。

之后,她很程式化的翻开了我后背上的床单,我能感觉到她在倒精油,动作很轻。

她逐渐用手把精油在我的后背上摊开,涂抹均匀。并用很职业的手法按摩我后背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关节,每一条肋骨。

总之,我很享受。白天的疲劳被可爱的技师一点点的消除了。

她还不时的问我,“怎么样?力道如何?重了和我说。”。0

我惟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尽情的享受。

当然,由于后背有几个我的敏感带,我还不时的情不自禁的哼哼了几句。

这也被她察觉到了,便问我,“你咋了?”

“没事,这只是一个人在极度享受的情况下发出的情不自禁的呻吟而已”,我还在开玩笑。

“还呻吟,呵呵。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技师mm发笑道。

“没有,我很清醒,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我一本正经道。

“你蛮厉害的,按来按去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不怕痒啊?”,她问我。

“还行吧,我只觉得蛮舒服的,就是这样。”,我转过头去,看了看她。

“哎,姑娘你多大啦?”,我认为气氛已经起来了,可以拉拉家常了。

“我22了。”

“什么?22?!那你咋……”,我还没说完。

她接到:“长得有点着急,对吧?”。

“不,是丰满。是发育的很好。”,我开始往深层次的地方聊。

“你的胸很大,你三围多少?”,我追问道。

“我不知道啊,没量过。”,她手里一直没停。

“胸围,你也不知道?那你什么罩杯总该知道吧?我猜你是C cup”,我淫笑道。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

“那你平时买内衣怎么买的?”,我有点不信,质问道。

“就那样买啊,和别人一样。”

我有点无语了,总觉得她的话经不起推敲。

随着我们聊天的深入,按摩的部位也从上半身到了下半身。

她往后坐了坐,撩起盖在我屁股上的床单,撒精油,用手摊开,不停的按压按摩。

这本没什么,要命的是她开始用细长的手指在我的敏感部位划动、再划动。

就这几下子,我顿时有了感觉,可耻的硬了。

由于我是趴着,这样我便很不舒服。我下意识的弓起了腰,重新调整了姿势。

全身燥热,我便问她:“要翻身吗?”

她笑道:“这么快就着急啦?别急,我想帮你把后背的油擦一擦。”

她用床单盖住我的全身,用力的擦拭了几下,便ok了。

“好了,翻过来吧!”

一听到这话,我顿时来了精神。

很配合的翻了身,技师mm 还是和之前一样,坐在了我的两腿之间,并用她的双腿压住了我的双腿。

之后,注意!之后!重头戏来了,她很娴熟的套弄我早已可耻的硬到不行的JJ,涂抹精油,帮我撸起管来。

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

当时,我并不满足。我还想故技重施,就像我上次在乍浦一样,让技师mm和我来一炮。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我随身带了套子,它就在我的钱包里。

我对技师mm说:“你也脱呀,把衣服脱了。”

“干嘛?我不脱的,这我早就和你说过的。”

“没事的,你这么漂亮,我很喜欢你。你就让我来一炮嘛,我单独给你钱”。

“哎哟,你这种人哦,哪有看到漂亮女孩子就说喜欢人家的?我不做的。”

“可是我爱你,我想和你来一炮,就是这样。”

“呵呵,我真不骗你。我在这里两年了,只帮客人打飞机,能破这个规矩早破了。我之前也跟你说过的,你忘啦?”

“可是我真的很想和你……”,我很不甘心。

“没事的,我待会帮你打出来,一样的。”,她低头继续做事。

“不行,我喜欢你。”,我挣扎着要爬起来。

技师mm有点急了,说:“你再这样,我要叫领班进来了”。

于是,我便乖乖的躺下了。

“你要真想那个,明天你过来,我帮你介绍这里的81号,她做胸推的。小姑娘比我年轻,也比我漂亮,服务也好。”,她接着说道。

“不,在我看来。你是最美的!”,我愤愤的说道。

“你还没见过人家,怎么就知道没我好看?”,她觉得很好笑。

“在我眼中,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

“你们这些男人啊,油嘴滑舌,说谎眼都不眨一下。”,她继续笑道,手里的活还一直没停。

“可能你认为我在说笑话,其实这是真的。”,我很认真地看着她,正道。

“好了,你快躺下吧。我会把你服务好的,前提是你要配合。”,她说道,手上的频率还加快了。

我只得躺下,不知道是和她聊天分心了,还是今天酒喝多了,居然坚持到现在,换作平时,早就完事了。

“我能舔你的脚吗?”,我忽然间冒了这么一句。

因为无意看到了她穿丝袜的大脚,很有感觉。

“不能。”,很简洁的回答。

“你的脚好大,你发育的真好,你穿多大码的鞋?”,我问到。

“39吧,记不清了。你别说话了,乖乖躺着。”

“行吧”。

“你叫啥?”

“叫我小何吧。”

“小荷?就是荷花的那个荷?”

“把草字头去掉。”

“哦,我个人觉得还是有草字头比较好,比较有诗意。”

“还诗意……”,小何笑道。

“你22岁的话,应该是……92年的咯?”

“恩。”

“发育的真好,前凸后翘。个子也蛮高,你多高?”

“1米7吧”。

“不错。”,我喃喃道。

“你好厉害哦,居然坚持这么长时间,很少有客人能这么久的。”,小何惊叹道,“我的手都酸了。”。

“还要一点时间吧,我真的厉害吗?”,我有种说不出来的高兴。

“嗯”。

“你信不信你把内裤脱了,我立马就射了。”,我直起身来,看着她双腿之间的黑色内裤,兴奋的说道。

“哦哟,你别闹了。你再这么闹下去,消耗的是你自己的时间,一个小时时间就快到了,到时候没帮你打出来可别怪我。”,小何带有一点怨气的说道。

见此状,我知道说再多可能也是白搭,只能罢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抚摸小何的大腿,哦,应该是小腿。加之不断的腿摩擦小何的腰和臀。能不招致她的反感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即便如此,小何貌似还是不太乐意。不过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最后,随着小何手的频率的加快。我的整套服务在我把精液射在了我的身上和脸上而告终。

小何见状,哈哈大笑。安慰我道:“谁让你总是爬起来的,把身上的毯子拿掉了。你还好了,上次还有个人射到了自己嘴里了呢!哈哈~”

之后的事情就是,我在洗澡(今天的第三次澡),小何在洗手。

“我先走了,再见了。”,小何洗完手后就出去了,她下班了。

而我还在用沐浴露清洗我后背上的精油,即便的¥30的玫瑰油也没有想象中的好洗,我洗了好久。

洗完后,我就坐在床边看电视,喝茶,还吃了一片西瓜。等隔壁包间的华哥完事过来找我。

好一会后,华哥来了。我们一起下楼,结账刷卡,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各自介绍了自己的近况。华哥说接待他的是一位年纪很大的阿姨(难道就是一开始敲我门的那位),他们一起聊天,看手相,还有什么我忘了。

我沉默不语,毕竟这是华哥第一次来这种场所,可以理解。

说到我,我顿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我和小何的故事,那可真是精彩极了!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呐,哈哈!可不?今天随便写写不就码了这么多的字吗?哈哈!

回到酒店后,我倒头就睡,心无杂念,睡得特别香,一觉到次日早上8点。

我醒来后,发现华哥早就醒了,在玩他的平板。听他说,他昨晚一夜没睡好。可是,我睡的很好啊,我不解。

之后,我起床刷牙,洗脸,酒店服务员告诉我们早上7点到9点在2楼餐厅有提供免费早餐。

洗漱完毕,我们便去了2楼。是一间自助的早餐厅,我们盛了点蛋炒饭,拿了一个茶叶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速溶奶粉,开始了我们的早饭。

餐厅里面的人很少,我们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边吃早饭,边聊天,主要是谈谈当天的行程安排。

吃完饭后,我们打算去本次湖州之行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目的地—下渚湖湿地风景区。

正吃着早饭,从电梯里进来了两位身材很好的学生状的女子,背着包,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裙,一个穿着细长的牛仔裤。

我和华哥都看得入神了。

她们肯定昨晚也住在这家酒店,她们肯定也是从外地过来玩的,她们肯定也是和我们一样买的网上的双人团购票。

我们还是浮想联翩,一遍YY,一遍吃完我们的饭。

最后,我们还是走了。那两位年轻姑娘还在边聊天边吃着,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餐厅,回到了我们的房间。

整理了下东西,拿了行李就去到了一楼大厅,退了房,拿回了押金,离开了。

我们并不知道如何搭车下渚湖,当然,打车除外。我们主要还是想坐公交,省点钱。我们问了路边的一些行人,对方都表示不知道。这让我们很失望。

正当此时,我一眼看到了2楼餐厅吃饭遇到的那两位姑娘,她们也出来了。

“喂,你们好!”,我很兴奋的走上前去打招呼。

终于,其中一位穿裙子的姑娘看到了我。

“你们也是过来玩的吗?”,我问。

“是的,我们昨晚刚到。现在我们要去莫干山,不知道怎么坐车。”,她和我说。

我多希望她们能够和我们一起,先去下渚湖该多好。呵呵~

"哦,我们比你们早一点,莫干山我们已经去过了。你们从前面那个公交站台坐118去汽车站,那边有去莫干山的车。",我很有把握的答道。

其实她哪里知道,这些都是我们花了很多冤枉钱后才发现的,现在告诉她,也算是帮她省点钱啦。

“哦,是吗?谢谢你了。”,这时候,很不巧,正好来了一辆118公交车,她站在马路对面的同伴开始叫她了。

“那再见了!”,姑娘小跑着离开了。

我回到了华哥旁边,我们本来也计划一起去等公交。后来考虑到那边也不一定有车去,而且据地图显示,下渚湖离我们只有9km的距离,打车应该也不贵。

于是,我们开始在路边拦车。

好久,终于来了一辆形似黑车的小车,他说30块,送到那边。我们觉得有点贵,还在讨价还价。

这时候又过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便迅速的爬了上去。当我们告诉师傅去下渚湖的时候,师傅表示40块,不打表。
我们表示不能接受,而且坚持要求师傅打表。师傅不乐意,说就这规矩,一度华哥还要打电话到出租车公司投诉师傅。

后来,我们发现之前那辆要价30块的黑车还没走,我们便很快下车去了他那里。

就像之前约定的那样,师傅送我们到了下渚湖湿地风景区门口,我们付了他¥30元钱。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我们去游客中心换票,之间出了点问题,是去哪儿网站和该风景区之间的合作问题,后来,我们打电话投诉,去哪儿网站客服也帮我们协调解决了。

我们放弃了华哥发现的无人看管的进景区的残疾人通道,而是走了正门的检票口,和许多来这里的游客们一起上了船,跟着导游,听她讲解。

我们先去了第一个岛,上岸,转了一圈,还吃了一点当地的特产—莲蓬里的莲子。

之后,再次登船,去往第二个岛。绕了一大圈,通过岛与岛之间的桥梁,去了第三个岛。在那里看到一种叫“朱鹮”的鸟类,并拍了照。

然后,我们又走了很远,翻过几座桥,穿过十几条林间小路到达了路的尽头—第三个岛的登船码头。

登船等了好久,码头的走廊上一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后来有了一群人。终于,船来了。

我们坐船回到了景区入口处,当然,途中我也拍了不少照片。不过恕我直言,下渚湖确实没啥看头。至少和莫干山比起来,逊色许多。

出了景区,我们打听到景区门口就有去往武康汽车站的公交,票价3元。我们很兴奋,由于是始发站,我们便早早的上了车。

哦,对了。在下渚湖门口,我还买了一些那边的土特产—菱角和莲子,都装在我的包里。我打算把它带回去给我妈,也没算白来嘛。

后来,随着公交车的发动,我们缓缓离开了下渚湖,去往武康汽车站。在那里,我们如愿的买到了去往上海南站的汽车票。这就免得我们先去湖州市区,再去上海的麻烦了。

我们的车正点发车,我们和一车老外(估计也是到这边来玩的)一起开始了我们的回程之旅。

由于这趟车不是直达,所以它一直没有上高速,都是在下面的路上走。开几十分钟,到达一个车站,上来一批人,再开
几十分钟,到达下一个站,又上来一批人。

总之,车很慢。

终于,在某个地方,我很惊喜的发现我们的大巴上了S13练杭高速,我顿时心情欢快多了。过了不多久,匝道,我发现我们又换上了S12,也就是申嘉湖高速。

我知道,我们不会再变道了,因为这条路的尽头就是上海。

在过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并在服务区停靠了一次后,我们终于回到了上海,上了沪闵高架,到达了目的地上海南站。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长时间的旅途,当我们走出大巴的那一刻,发现天都黑了。

在出站口被警察叔叔检查了身份证后,我们去了地铁站,3号线。在地铁站的工行门口,我取了钱和华哥结了一下这两天的账。出来玩,钱要分清,这是结伴出行快乐的根本。

在确认互不相欠后,我们两人一起搭地铁离开了南站,在虹桥路,华哥下了车,他得换乘4号线赶往他浦东塘桥的住所。而我,则去往曹杨路,换11号线往普陀、嘉定方向。

期间,我还陆续接到了我的前同事阿海和我老妈打来的电话。

阿海是询问我一些技术问题,关于Android的天气预报。

我老妈则问我什么时候到家吃饭,我答曰:“快了,还有半小时”。

出了地铁口,看着熟悉的街景,回到了父母身边。我和华哥两天一夜的湖州之旅就算圆满结束了。

看着门口迎上来的老妈,我迫不及待的说道:“今天我公司一同事从老家湖州过来,带了很多当地的土特产,有菱角,还有莲子。我也拿了几包,你看看……”

_END_

访客的留言

    1. 宁怡 宁怡 Chrome /30.0.1581.2 Windows 7

      我表示,完整的看完了。
      很有意思~~

      1. 小鑫 小鑫 MSIE 10.0; Windows 8

        也算我没白写,哈哈。

写下你的评论 »

(若看不到,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