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gbartop
用铅笔写日记,记录那最原始的美丽
msgbarbottom

13-8-13 我最终还是从上家公司滚蛋了(下)

接上。

在满腔怒火的宅在家里一个周末之后,迎来了待业的新的一周。

当然,我总来没有过停止对新工作的找寻,而在奔波于面试之余,我也没间断过与薛姑娘的高频率联系。

周一,本来与一家php职位的公司约好了有个面试,可是由于对方人事的极端业余,我根本没有收到对方声称的“内含详细说明和公司与地址信息”的面试通知邮件。

为此,我还特意去检查了下垃圾邮件,依然是一无所获。

由于受够了对方繁琐的一套总机电话转接流程,我便也没有再打电话过去询问。

故而作罢。

周二,老实说,我已经忘了哪天到底做了什么,好像一整天都没有出门。

只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傍晚的时候,和薛姑娘聊起了电影。

也是我的一时兴起吧,问她是否喜欢看电影。

她回曰:“还行”。

遂追问:“明天一起去看电影吧?”。

她欣然应下。

之后,我们便在“在何处看电影”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我的意思是,最好到南翔来,到我家来。晚上就别回去了。

她的意思是,最好离她家近点,离市中心近点,如果在南翔的话,她就不去了。

结果是,我妥协了。地点选在了她提议的“新世界影城”,位于南京西路与西藏中路,1号线人民广场站。

考虑到当天看完电影后,再搞点其他活动,可能会赶不上末班车(其实我根本没打算当晚回家),我便决定当天骑车前往赴约。

车就停在我刚刚离职的前公司所在那栋楼下的地下车库,这也是我唯一知道,同时也觉得比较安全的地方。

老实讲,和薛姑娘约定好了之后,我还流露出了一丝的兴奋。难以掩饰。

周三,也就是我和薛姑娘相约看电影的当天。白天,没有面试。瞎忙。

也就好像是接了几个前公司的sb领导打过来的询问电话,再没别的了。

中午好像还睡了一个时间很长的午觉,整个人感觉精神多了。

同时也是为晚上的活动养精蓄锐啊~哈哈。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打算出发了。

临出发前给薛姑娘去了一条短信,“我已出发,一小时见”。

可是没等我把自行车推到楼梯口,薛姑娘的一条短信让我顿感失望无比。

短信的大意是:

1.她今天临时有事情,去不了。
2.怪我事先没有和她讲好,时间、地点、人物……
3.改日。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只能,重新,再次的详细的把吃饭、看电影的碰面时间,在哪碰面,之后去干嘛,和她彻彻底底的叙述了一遍。

以确保她不会再出任何问题。

可怜我早前和父母讲好今晚不回来吃饭,而如今又得厚着脸去。还得接受盘问,囧。

周四,我起了个大早,因为10点半有个面试,在武宁路兰溪路,离真如寺不远。

是一家php的职位。

由于错误的估计了路程时间,再加上这家公司比较难找。我迟到了,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一家很小型的公司,不知道算不算是创业型公司。

公司不是在什么一般的办公楼、写字楼里面,而是在一个比较高档的居民区里面,估计是类似酒店式公寓的那种吧。

4号楼,1201,一梯两户。

等我把自行车停好再上去,我已经不知道迟到了多久。

进去后,一位个子高挑且肤色黝黑的人事姑娘接待了我,向我索要简历。

在我告知她没带后,她给了我一张白纸(没错,是一张白纸,一张白色的A4打印纸)和一支笔,让我简单的写下个人介绍。

我便信手涂鸦起来。大概过了一会,boss来了,让我到他的办公室里面去聊。

他看着我撰写的个人简介,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我们聊了很多,从学习经历谈到了工作经历,从上家公司谈到了上上家公司,从个人缺点谈到了个人优点,从个人成就谈到了个人污点。期间,我还向他展示了我托管在google code 上的开源代码。

他好像也是一名开源爱好者,或者说他很看好开源精神,有着一颗公益的心。

他还向我讲起了“自然之友”,虽然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总之,我们聊的很愉快。

最后,他向我介绍起了他公司所在做的事情—食品安全,“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事情”,他是这么形容。

他希望我能留下来,加入他们。

在我确认我所要求的薪资(6k)没有问题后,我欣然答应了。

这看起来是个比较圆满的面试,我在离开上家公司后的第七天后,得到了一份新的工作。

最后,老板给了我一张入职单。上面清楚的写着我需要提供的各种入职材料。

身份证、居住证、学历证、社保证、个人相片,还有就是坑爹的个人信用记录单,以及上家公司的工资代发记录,等等。

他让我下午去跑一趟,拉下个人信用记录单。我当然也没有拒绝。

正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来了一个老外客人,澳大利亚人,据他名片交代,他是澳洲国立大学的博士研究生,研究中国文化和汉字的。艹,管他呢~

反正我是走不了了,老外打算过来和他们探讨一下关于中国现在食品安全现状的问题,好像他的论文是关于这个的。老板的意思,我也一起来旁听一下,顺便了解一下。

于是,我坐在圆桌旁,浪费了接近一个小时。

我根本不知道他们讲了什么,只是在不住的点头。不过,那个老外的中文真的很棒,这倒是真的。我很惊讶。

会议完了,快接近饭点了。

老板再次提议一起去楼下用个餐,我当然没有拒绝。

不过老外因为12:30有个会,便先行离开了。

于是我们几个人便一起到外面吃了午饭,期间饭桌上聊了什么,我也没什么印象了。反正不太重要。

吃完饭,我便一个人先回去了。我们约好了明天早上9点过来报道。

回到家,我便冲了个澡,睡了会午觉。打算等下午3点后再去浦东陆家嘴那边拿那个什么该死的个人信用记录报告。

我睡的很香。直到被薛姑娘的电话吵醒了,她是向我确认晚上看电影的事情,我再次和她确认了一遍。她还提议把之前约定的7点钟碰面,提前到6点半。我答应了,但我不知道能否及时赶到。

接完电话,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便出发去陆家嘴拉个人信用记录报告。又是坑爹的一段旅程。

去还算ok,不过到了浦东南路的中国人民银行那边,发现人家4:30早已下班了。那时候,已经4:50了。

无奈,只得原路返回。

一个小时赶回南翔本来就够呛,再加上2号线还尼玛出故障,“稍作停留”了十几分钟。

害的我还是从南翔地铁站打车回的家。到了家,拿了自行车已经6点15分了。

6点半赶到20km之外的人民广场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这是薛姑娘的电话又来了,问我到哪了。

我只能不断的告诉她,“在路上”,“快到了”,“再等等”……

等我到达人民广场,已经是7点10分了。尽管如此,我不得不说,我可能已经在无意中刷新了我最快的单程时间记录。

而对薛姑娘,我已经记不得我到底撒了多少个谎。

她说在来福士门口等我,在等我的那段时间,她已经从1楼逛到了2楼,再到3楼,又逛回了2楼,最后回到了1楼。

在我还没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了我。

我满头大汗的向她解释,好在她并没有太生气。这倒让我很是惊讶。

能够在同一天里两次让我大吃一惊确实是不容易发生的事情,一次是那个老外,一次是她。

之后,我们便去吃了晚饭。席间,自然少不了亲密的交谈。

我向她介绍了我的情况,我是如何离开上家公司,又是如何在今天找到了新工作的。

她则向我展示她从亲戚(她是这么说的)那里借来的新手机—Nokia Lumia 520。

我自然没有放弃把玩该款手机的机会。p.s. 还有,我不得不说的是,期间我还发现了一些惊人的信息。此处不赘述。

之后,我们还一起回忆了之前一起在上金贵金属(前公司)共事的美好时光,那些人、那些事,津津乐道。

哦,对了,我们还各自聊到对方的家庭,父母啊、房子啊、车子啊、家教啊、环境啊、等等。

据她说,他父亲是个妻管严,同时也是个科长。她小时候比较叛逆,和母亲关系不太好。还有,她每个月的工资都会上缴给母亲(这我倒是没想到)。她母亲管的很严,从不允许夜不归宿(听到这,我深深的失望了),还有很多,不再提及。

在愉快的晚饭和她不断的催促后,我们开始奔赴位于新世界12楼的影院,一家很破的影院。

由于时间严重的不吻合,我所期望的3D大片《环太平洋》要在一小时后开场,这显然是不能等的。我们只得选择了一部后来被证实是“烂的不能再烂”的烂片—《小时代2》。

在度过了难以忍受的一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逃离了新世界电影院。

下楼,打车,去位于四川北路海宁路路口的、我的一位朋友的酒吧坐坐。这是我们之前就说好的计划,薛姑娘说她特别喜欢喝鸡尾酒。并且,她只喝鸡尾酒。

我和我酒吧的好朋友Chris通过电话了,我明确的表示希望他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加点酒精什么的。

说实话,我真不想这么好的氛围被这么浪费了。

到酒吧后,我们见面、寒暄、调侃、嬉闹、打情、骂俏、点单、喝酒、碰杯、谈天说地、广交朋友、etc.

我喝的有点醉了。和薛姑娘的话便渐渐更加大胆起来。

我向她表露我的心意,我喜欢她,希望能够和她做男女朋友。

她说,她都知道。从我第一次发她短信息就知道了。

我不得不说,她真是沉得住气,不动声色。我又吃了一惊。

同时,我感觉她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傻。

我已经记不清她到底当时是什么态度了,同意还是不同意。我不知道。

我只记得她在不停的笑。

后来,她还接到了她妈妈打来的电话。可能是太晚了吧,问她回家的事情。

而我,酒壮色胆的我,便开始坐的离她越来越近,用手搂着她的肩膀,我们的脸贴的很近。

我窃窃私语到:“今晚就别回去了吧。”

她赶忙说到:“不行啊,我妈会说我的。”

我又道:“没事的,我很快的。一个小时足够了。”

她眉头微锁道:“哎呀,你在说什么呀?我不喜欢太快的,而且我这几天不舒服。”

她又道:“我们才多久阿?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我继续说到:“怎么?你来大姨妈啦?可是你刚才不是还在喝冰水吗?”,我指着她酒杯里的冰块。

她摇摇头。

我又说到:“我们认识不短了啊,从我进公司的第一天就对你有意思了。后来我们一起去了汇通那边,每天朝夕相处。算起来,从5月底到现在,我们都快认识2个多月了。”

“我们不是那种今天第一次认识,然后喝几杯,就有感觉的,你明白吗?”,我补充道。

说完,我把她搂得更紧了。

“我喜欢你,我对你的意思,你还感觉不出来吗?”,我又追问道。

可是她还是不肯,一味的拒绝。

后来,我没办法了。可是兴致上来了,压也压不住。

我便对她说:“这样吧,我们一起去卫生间,你帮我撸出来。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可是我现在的火又要泄,你帮帮我吧。”

貌似她还是不愿意。她连这个也不肯接受,我真的是被她打败了。

最后,我没辙了。软磨硬泡都没办法。

我说到:“那这样,看看总行吧?”,说完,我把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不断的抚摸。

她问道:“看什么啊?”

答曰:“就是到卫生间里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啊……”

话音刚落,薛姑娘用力挣脱了我的手,说到:“你怎么这么色啊,好了,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赶紧买单吧,我们走吧。”

见她如此强硬,我也只能作罢。真是欲哭无泪啊!

刚出酒吧,看到远处某宾馆的超大广告牌,在夜空中格外显眼。

我还不死心,便拉着她说:“走,去那里,一小时就够了”。

薛姑娘显然是对我无语了,赶忙跑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和我说完再见后,上车绝尘而去。

而我,也只能远看着她离去的车的背影,唉声叹气。

之后,我也回去了。先是打车到了我停自行车的车库,而后骑车回了南翔。

到家都快3点了,凌晨3点钟。

值得一提的是,在出租车上的时候,薛姑娘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全文为“周六再陪你”。

我回复道:“好,那关于做我女朋友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她回道:“我交男朋友是打算结婚的,不是玩玩的。”

我赶忙编写了一条“我是认真的”的短信,打算回给她。可是就在这时候,手机死机了。

是的,我的Nokia Asha Touch 3050 功能机居然死机了。

我赶忙修复,尝试重启,尝试强制退出,尝试重新唤醒,均无果。

后来只得扣电池了。再开机,好了。

最终这条短信终于还是发出去了,不过已经是在8分钟以后了。

薛姑娘没有再回复我。我至始至终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也没有再去问她。

周五,是我去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是我自认为和薛姑娘关系拉近一层的第一天。是本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

总之,我的心情很好。尽管由于昨晚太晚回家,我只睡了可怜的4个小时。

在公司的琐事,我不想花费太多的口舌去叙述。

第一天很闲,很无聊。无所事事。

我清楚的记得,今天10点钟,薛姑娘在中山公园附近有个行政工作的面试。

我差不多在11点的时候,给她发了条短信,询问面试情况。

我知道,她在这个时候,特别需要一个人的关怀。

据她说,面试过程还行,就是感觉对方要求的条件蛮多的,什么都要会一点。

什么都要做一点,给人感觉又是一个身兼多职的工作。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和她说的。

这种累死人、钱又不多的工作,不做也罢(怎么给人感觉,我认定了她不会被录用 囧rz)。

聊完了工作的事情,我便开始和她讲起了我打算周末去无锡游玩的计划(其实这才是重点)。

我希望她能和我一起去。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我第二次邀请她一起和我出去玩了。第一次是去浙江金华,她声称临时有事,未能成行。

这是第二次了,而且我感觉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不是从前那么远了。我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拒绝,我认为她会欣然接受。这是我的看法。

然而,薛姑娘给我的回复是:“我考虑一下,晚上给你答复”。

说实话,看到这里,我已经有点不开心了。但我还是满怀希望的、一味坚持的认为,她会和我一起的。她会同意的。

下午,吃完饭。由于我的个人信用记录报告单前一天没有拿到,老板便让我还是利用下午时间去拿一下,补交上来。同时,顺便再去银行把上家公司的工资代发记录拉个流水单出来,入职也需要。

于是乎,我整个下午,基本就是在外奔走。先去浦东陆家嘴,再去华夏银行,最后去招商银行。等到东西齐了,回到公司,已经是5点了。此时离下班时间5点半仅剩半小时。

期间,我给薛姑娘打了一个电话,打算询问下她考虑“一起去无锡玩”怎么样了,无人接听,两次。

我的心情不知怎的,变得糟糕起来。

之后,我没有再打电话过去。

下班后,回到家。我妈还很诧异我怎么这么早就下班到家了,我没把我换工作的事情告诉她,只是骗她说现在下班时间提前了。因为老实讲,我不知道我在现在的新公司能干多久?

老妈听了我胡编的借口,还很高兴。说这蛮好。

在父母那里吃了晚饭,我便离开去了我住在桃浦的朋友的家里。

在那里,和朋友们玩了一会。

期间,我接到了薛姑娘发来的短信,她说她之前在睡觉,现在醒了。

我表示理解。至少我认为她不是有意回避我的电话,这让我很开心。

之后,我便饶有兴致的询问她,去无锡的事情考虑的如何了。

她很遗憾的告诉我,她的妈妈,不允许她单独在外面过夜。所以,她不能陪我前往了。

我得承认,那时候我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可是我还不愿这么算了。

我回她说:“你都多大了?你父母怎么还这么管着你?你应该要学着和他们谈谈,让你更独立。”

“你现在都是大姑娘了,不小了。完全有能力一个人在外生活,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事情。”

“不能什么事情都听父母的,对他们言听计从。”

“无锡风景很美,你正好可以散散心嘛~”

“这是我们两个难得的独处机会,多好啊!”

“实在不行,你就和他们说,我是个女的。”

……

总之,我一口气发了很多条。

但是,薛姑娘没有再回复我。

我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如果薛姑娘不能和我一起,无锡去不去都没意义了。

我便走出房间,到楼道里给她打了个电话。

“上海移动提醒您,我们将尽快用短信通知对方……”,我听到的是这段熟悉的电话应答。

很显然,她关机了。

没人能体会我当时那种失望和愤怒,并带有一点伤心、遗憾的复杂心情。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无情的扇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我自认为关系很不一般,很亲密的女性朋友,为了躲避我的毫无恶意的友善的、充满爱意的邀请,居然关机了。

她连和我解释一下的意愿都没有。

或者说,她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作一个较为重要的朋友。可有可无,可能吧。

而我,一秒钟前,还在自作多情。还在一厢情愿的幻想着美丽的二人世界画面,说不定脸上还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丝傻笑。

而现在,这一切看起来是多么的可笑。

我把这一切理解为两个字—“背叛(可能有自作多情的成分)”,我对她那么的好,那么的认真。她确是那么的不屑一顾,把我对她赤热之心给喂了狗。

若我是一个滥情之人,还则罢了。我这辈子难得对一个女生这样,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谁也不知道在那一刻我内心的激烈的思想碰撞,之前一些被忽略的事情涌上心头:

1.一天前,吃饭时玩她手机无意中翻看到她与另一位男人露骨、令人深思的聊天记录。
2.多日前,无聊时候发现她遗留在我平板里的与多名男子的暧昧聊天记录。

之后的几秒钟,我斩钉截铁的认为,我和她完了。

我和薛XX完了。

是的,我和这个婊子完了。在这里,我不想对她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进行反胃的描述,也不打算对她进行多么惨烈的人身攻击、兴师动众的讨伐。

但是,请允许我称呼她为婊子,她配得上这个称呼。

就是这样。

之后,在我返回朋友房间之间。我删除了和薛所有短信/通话记录。

心平气和(看起来是这样)的走了回去,并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明天无锡去不成了,我和那姑娘黄了。哦,对了,今晚不回去了,就住这了。你们不介意吧?”

朋友报之以“呵呵”一笑。显然他已经习惯我的这番说辞。在他看来,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屌丝。

我所有的关于女朋友之类的话题都是个笑话,都是我凭空臆想、杜撰的,是禁不起推敲的。

好吧,我承认,就算我之前说的十句话都是假的,但这句,是真的。

不过听起来是那么假。呵呵。

好了,我和薛的故事到这就算是全剧终了。

去不成无锡,周末顿时变得索然无味。

周六,上午在家无聊度日。下午,陪朋友和他的妹妹去逛万达,午饭也是在那里解决的。后来,由于受不了朋友妹妹的无休止的逛街,我一个人偷偷跑去看了一场电影—《环太平洋3D》IMAX 版,一部视觉效果特别棒的大片,狂甩《小时代#》十几条街。

看完电影,和朋友一起回去。晚饭也是在朋友那里解决的,由于最近的心情确实不咋的,所以多喝了点酒。

晚上也睡在了朋友那边,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得特别香。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下午便回了南翔,顺便把之前在车店花¥80买下来的二手代步自行车骑回去了,配了把锁。就锁在了楼下,以后骑车去地铁站就靠它了。

回到家后,拿了电费单去缴了费,已经快两个月了。

之后,去了附近的医院,把我那颗该死的牙给补了。哦,不对,应该是装了个牙套,是医生建议的。

不管怎么样,这个拖了半年的蛀牙是被干掉了。真是振奋人心啊!

晚上去我父母那里吃了晚饭,并带了周一中午的饭。

这就是我周末两天的大概情况,平凡而朴实,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总之,生活还得继续,从不会作何停留。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过好每一天。

_End_

p.s. 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讲,昨天,就是周一,是我去新公司上班的第二天,经过昨天一天的经历后,我已经决定离开这家公司了。我想那份毫无技术含量的岗位显然不太适合我。

所以,在今天早上被闹钟吵醒后,我又再次的躺了下去,睡着了。

而接下来的两天,我会和我的一位朋友去外地玩两天。目的地是浙江湖州,那边好像有个避暑圣地,蛮不错的样子。明天上午10点半的长途汽车。

回来后,就是周五,有个面试,Android 开发的。

大体就是这些。

访客的留言

    1. 小鑫 小鑫 Opera 12.16 Windows 8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博文,提交的时候真是一波三折。由于文章太长,lighttpd 启用了临时上传文件夹。

      而这个临时文件夹,被我误删了。

      so... 413 - Request Entity Too Large

      一开始还以为是php、nginx 关于最大上传体积限制的问题。

      呵呵。重建该文件夹解决问题。

      该链接帮助了我很多:
      http://redmine.lighttpd.net/boards/2/topics/4534

    2. 我也想滚蛋,长期休息!

    3. 感情上的事,怎么说呢,强求而不得,不求而得之。

      只能说是时间,地点,人物都对了,才能有结果的。

      无论如何,自己还是自己。一个姑娘而已,为了她生气难过都不值得的。

      如果这就是IT男的命运,我可不信。

写下你的评论 »

(若看不到,请刷新。)